(2017)粤05民终708号

文书:(2017)粤05民终708号 更新时间:2018-01-02 11:34:07
汕头市金平区人民法院

广 东 省 汕 头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05民终70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都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汕头营销服务部,住所地汕头市。

负责人:连家定。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宏彬,都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汕头中心支公司职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高协彪,男,住汕头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温丽,广东沛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文静,广东沛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杨文荣,男,住汕头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俊斌,广东龙湖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都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汕头营销服务部(以下简称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因与被上诉人高协彪、杨文荣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汕头市金平区人民法院(2016)粤0511民初228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8月1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上诉请求: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改判或将本案发回重审,上诉费用由高协彪、杨文荣负担。事实和理由:本案中,车辆粤D7XXX3号出险时未依法进行检验,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依据《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第二十四条第(三)项第1点的约定:发生事故时,被保险车辆未按规定检验的,保险人不负责赔偿。因此,只要被保险车辆未按规定检验就属于保险人责任免除范围,并未约定需要在被保险车辆行驶证未年检与事故发生具有关系性方可免赔。在一审中,法院并未到汕头市车辆管理所查明标的车上线检测时点,却称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拒赔与事实不符,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判决不合理。

高协彪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首先,交警部门作出事故认定时,并没有认定粤D7XXX3号车没有依法年检。其次,即使存在免责事由,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所主张的保险免责条款对高协彪不产生约束力。最后,鉴定费、诉讼费,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二十九条“诉讼费用由败诉方承担”,因此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和杨文荣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杨文荣辩称,一审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应予驳回。事故认定书并没有认定肇事车辆未经年检,车辆的年检合格,我方已尽到举证责任。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未在举证期限内向一审法院举证,且证据没有证明力,无法支持其抗辩理由,应承担举证不利的法律后果。

高协彪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杨文荣赔偿高协彪各项损失177893.7元;2、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在保险责任限额内对第1项诉讼请求承担保险赔偿责任;3、本案诉讼费用由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杨文荣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杨文荣于2016年3月24日为其所有的粤D7XXX3号小车向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购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其中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和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其中商业第三者责任险(B)500000元、不计免赔(包含B,D3),保险期限均为2016年3月26日0时至2017年3月25日24时止。2016年7月24日12时,杨文荣驾驶粤D7XXX3号小车沿金湖路自东往西方向行驶,途经上述路段时,小车右前侧与沿金湖路自东往西方向行驶由高协彪驾驶的粤DLXXX6号两轮摩托车左侧后部发生碰撞,造成高协彪受伤及两车不同程度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高协彪被送往汕头市第四人民医院救治,经医生诊断,高协彪因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为:1.左胫骨下段开放性粉碎性骨折,左腓骨多节段粉碎骨折;2、多处软组织挫伤;3、腰3/4、腰4/5 、腰5/骶1椎间盘突出症。2016年8月3日,汕头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金平大队作出第4405110201600448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杨文荣对本宗道路交通事故承担主要责任,高协彪负本交通事故次要责任。在高协彪住院治疗期间,杨文荣为高协彪垫付医疗费34062.92。2016年9月5日,高协彪经治疗出院。此后,因赔偿问题无法解决,高协彪于2016年10月13日向一审法院起诉并提出上述诉讼请求。案在审理期间,高协彪提出对高协彪伤残等级、后续治疗(含康复)时限及费用、护理期限和护理人数、营养费、误工期项目进行鉴定。2017年1月5日,广东东方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作出《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高协彪左胫腓骨粉碎性骨折构成九级伤残。2、后续治疗费16000元,康复费3000元。3、误工期180日,营养期90日、护理期105日,第一次住院43天,每天配护理人员2名,之后62天,每天配护理人员1名,增加营养费1800元。

另查明:高协彪于2010年1月至2017年7月24日发生交通事故在汕头市XX服饰有限公司任厂长,月平均工资为3500元。高协彪住院期间(44天)为2016年7月24日至2016年9月5日,汕头市第四人民医院治疗费用结算为52006.57元。高协彪父亲高某甲,1925年1月14日出生;母亲高某乙,1925年12月13日出生,父母住所地均在广东省揭东县XX镇XX村,高某甲与高某乙共生育五名子女。

再查明:粤D7XXX3号小车检验有效期至2017年1月。

一审法院认为:杨文荣在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处为本案事故肇事车辆粤D7XXX3号小车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保险合同关系成立,合同合法有效。在保险期间,发生了杨文荣驾驶的粤D7XXX3号小车与高协彪驾驶的粤DLXXX6号两轮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高协彪受伤的交通事故。交通警察部门对本宗交通事故作出的杨文荣对本宗道路交通事故承担主要责任,高协彪负本交通事故次要责任的认定,予以采信。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应按相关法律及保险合同的约定承担相应理赔责任即在交强险的赔偿限额内及商业保险中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内直接赔偿高协彪。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规定,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高协彪在汕头市第四人民医院住院期间治疗费52006.57元,护理费每天170元以2人计44天共14960元, 住院44天伙食费以每天100元计共4400元、误工费按高协彪月平均工资3500元以44天计5063元,住院期间各项费用合计76429.57元可予认定并支持。根据广东东方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作出《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后续治疗费16000元,康复费3000元,增加营养费1800元。误工期180日(除住院44天,余136天×3500÷30=15866.7元,护理期105日除住院44天,之后61天,每天配护理人员1名120×61为7320元。共计43986.7元。高协彪请求的精神抚慰金10000元,残疾赔偿金为23260.1×20年×20﹪=93040.4元可予支持。高协彪请求赔偿高协彪被抚养人即其父母两人生活费7740.96元,高协彪未能举证其父母不是生活在农村,故应按2015年广东省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11103元,以5年计按残疾程度及五个子女分担份额计算共4441.2元。高协彪请求赔偿交通费2000元,虽未能提供相关证据证明,但考虑到高协彪出院后不适随诊,客观上需要支出一定的费用,酌定交通费的赔偿金额为1000元。

上述各项费用合计228897.87元。其中住院期间各项治疗费用及后续治疗费用可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和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内予以赔偿。余108897.87元,在商业保险中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500000元内,按照杨文荣对本宗道路交通事故的责任承担70﹪计76228.5元,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应支付高协彪保险赔偿金总计196228.5元。抵除杨文荣垫付医疗费34062.92元,尚应赔付162165.58元。杨文荣垫付的医疗费34062.92元,可另行向保险公司索赔。杨文荣提出的高协彪增加的医药费1786.7元是发生在鉴定之后,应当包含在鉴定意见中的后续治疗费用的意见,予以采纳。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提出本案标的出险时,车辆行驶证已过有效年审期,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

杨文荣对高协彪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由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直接向高协彪赔偿,故高协彪请求杨文荣再行承担赔偿责任,依法无据,应予驳回。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五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之规定,判决:一、都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汕头营销服务部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高协彪支付保险赔偿金162165.58元。二、驳回高协彪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减半收取1928.94元、鉴定费2700元,由高协彪承担157.28元,都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汕头营销服务部承担1771.66元。受理费高协彪已预交,不予收退。都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汕头营销服务部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将应承担部分迳付高协彪。

二审中,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提交一份投保单及投保人声明,拟证明保险合同免责条款已经明示,杨文荣完全知晓该免责条款的内容。杨文荣的代理人认为该单上杨文荣的签名明显和委托书上的签名字迹不一致,且未提交原件,对其真实性不予确认。本院认为,该证据没有在一审举证期限内提交且没有合理理由,且该证据并不影响本案的审理裁判,故本院不予采纳。

二审中,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向本院提交《调取证据申请书》,申请法院调取粤D7XXX3号车辆的上线检验时点,拟用以证明涉案车辆粤D7XXX3号在事故发生时已过年审有效期。理由是:粤D7XXX3号在事故发生时已过年审有效期,高协彪在一审中提交的该车辆行驶证是有效期至2017年1月,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派员到车管所了解到该车辆行驶证的上线检测日期为2017年4月19日,与高协彪提交的证据不符。本院认为,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对其提出的涉案车辆未依法年审检验的主张应举证而未举证,其申请调取证据的理由不成立,且所申请调取的证据并不影响本案的审理裁判,故本院不予准许。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与本案的证据相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三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围绕当事人的上诉请求进行审理。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上诉主张涉案车辆粤D7XXX3号在事故发生时已过年审有效期未依法进行检验,但没有举证证明。车辆粤D7XXX3号的行驶证载明其年检合格期分别是至“2016年1月”、“2017年1月”,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的保险期间是2016年3月26日0时至2017年3月25日24时止,本案事故发生于2016年7月24日。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一审时提交一份“佛山交警信息网”的网页打印件作为其证据,查该网页载明“【小型汽车】D7XXX3号的年检时间为【2016年1月31日】”,并不能证明事故发生时该车辆未年审检验。一审法院不采信其主张,并无不当。而且,车辆粤D7XXX3号的年审周期是每年1月份至第二年1月份,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在2016年3月24日接受该车辆投保时,该车辆如果已依法年检合格,则事故发生时2016年7月24日也是在年检合格期内;如果事故发生时2016年7月24日该车辆是未依法年检合格,则证明2016年3月24日投保时该车辆已是超期未年检合格。那么,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对不在年检合格期间内的车辆予以承保,而后又以该车辆未年检而要求免除其应承担的保险责任,客观上造成保险公司只收取保费而不承担赔偿责任的结果,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一条的规定。故保险公司对不在年检合格期间内的车辆承保商业第三者险,后以车辆未按规定检验要求免责的主张,不应支持。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以粤D7XXX3号车辆没有年检为由主张其免于承担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都邦保险汕头营销部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857.88元,由上诉人都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汕头营销服务部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吴伟峰

审 判 员 吴晓如

审 判 员 程 旋

二O一七年十一月九日

法官助理 潘 松

书 记 员 林鸿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