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粤05民终794号

文书:(2017)粤05民终794号 更新时间:2018-01-02 11:34:07
汕 头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广 东 省 汕 头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05民终79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汕头市分公司。

负责人:苏大存,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少波,广东思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庄旭江,广东思迪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詹某,女,2000年3月14日出生,汉族。

法定代理人:詹广生(系詹洁莲的父亲),男,1976年2月14日出生,汉族。

法定代理人:冯小桃(系詹洁莲的母亲),女,1979年10月20日出生,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金梓乐,国信信扬(汕头)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蔡嘉菁,国信信扬(汕头)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原审被告:潘志雄,男,1970年8月21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东里镇东桥尾园路7幢1号。

原审被告:潘荣深,男,1972年11月26日出生,汉族。

原审被告:李碧澜,女,1999年5月2日出生,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建群(系李碧澜的父亲)。

原审被告:李建群,男,1976年2月12日出生。

原审被告:陈运英,女,1974年4月2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建群(系陈运英的配偶)。

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汕头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詹某,原审被告潘志雄、潘荣深、李碧澜、李建群、陈运英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汕头市澄海区人民法院(2017)粤0515民初46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9月1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保险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第一项判决并驳回被上诉人詹某对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事实与理由:一审法院认为“詹某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韧带损伤,现因病情恶化需施行韧带重建术并进行相应治疗,詹某第一次起诉时鉴定所评定的后续治疗费并没有包含韧带重建的相关后续治疗费用,故不属于一事不再理的范畴”,继而判决上诉人赔偿被上诉人54444.36元是错误的。一、被上诉人进行韧带重建缺乏依据。一审期间,被上诉人诉称其进行韧带重建系依据第一次住院医嘱要求,但事实上,根据被上诉人第一次住院《出院记录》反映,根本不存在“进行韧带重建”的医嘱;二、被上诉人在第一次起诉时已就后续治疗费申请司法鉴定,且也已依据鉴定意见提出后续治疗费等赔偿请求。该案经法院两审作出判决,早已履行完毕。被上诉人在本案的诉讼请求属于重复主张赔偿;三、本案的法律关系与第一次起诉案件的法律关系一致。被上诉人的后续治疗费已经司法鉴定,并经生效判决、履行完毕。被上诉人后续治疗费的实体权利业经判决生效,现被上诉人又基于同一案件事实,再次向一审法院提出诉求,要求上诉人赔偿超过原司法鉴定的费用部分,且还是被上诉人自行决定的手术费用,该赔偿请求显然缺乏依据。以上事实可知,被上诉人在第一次起诉时本可选择实际发生后续治疗费后另行主张,但被上诉人在第一次起诉时已选择将包括右膝关节前后交叉韧带损伤、右膝关节内侧副韧带损伤及二次手术费等全部后续治疗费委托鉴定,并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主张赔偿,应视为被上诉人自愿承担后续治疗费实际发生的费用高于或低于鉴定评估的费用的风险,也视为放弃在实际费用高于鉴定费用时的追偿权。现被上诉人认为第一次起诉所获得赔偿并不包含再次住院进行韧带重建手术相关费用,明显不成立。

被上诉人詹某辩称,其不认可上诉人的上诉,被上诉人在第一次起诉时有请求一审法院中止审理,但最终一审法院没有采纳,要求被上诉人等韧带重建手术费用实际发生后再起诉。被上诉人第一次住院的医嘱是必要时进行韧带重建术,保险公司认为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属于重复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被上诉人认为司法鉴定评定的10000元韧带损伤治疗费不是韧带重建手术的费用,不应当予以减少。

原审被告李碧澜、李建群、陈运英述称,被上诉人在此之前已经起诉,且其已按照判决结果履行了赔偿责任,现被上诉人再次起诉属于重复起诉。

原审被告潘志雄、潘荣深未陈述意见。

詹洁莲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保险公司、潘志雄、潘荣深、李碧澜、李建群、陈运英连带赔偿詹某财产损失135283.3元(其中:医疗费120563.3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400元、交通费3000元、护理费6120元、医用膝关节固定护具2200元);2、判令保险公司、潘志雄、潘荣深、李碧澜、李建群、陈运英承担一审全部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3月7日22时30分,潘志雄驾驶粤DRS300号牌小型轿车沿国道自北往南方向行驶,途经国道324线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文冠路红绿灯路口时,与沿文祠路自东往西方向行驶由李碧澜驾驶的无号牌二轮摩托车(乘载詹某)发生碰撞,造成詹某、李碧澜受伤,二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2015年3月20日,汕头市公安局澄海分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澄公交认字[2015]第00B00222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潘志雄与李碧澜在本次事故所起的作用相当,应负本次事故的同等责任,詹某在本事故中无责任。

事故发生后,詹某被送往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急诊治疗,于2015年3月8日在该院住院治疗至2015年4月16日出院。经诊断,詹某伤情为:1、右股骨中下段严重粉碎性骨折;2、右胫骨中下段粉碎性骨折;3、右足第一跖股近端、第2-4跖骨远端粉碎性骨折;4、右腓骨上段骨折;5、右下肢皮肤软组织擦挫伤;6、成骨不全;7、右膝关节前后交叉韧带损伤;8、右膝关节内侧副韧带损伤;9、右膝半月板损伤。出院医嘱:1、术后1个半月、3个月、半年、一年返院复查X线,了解骨折愈合情况及内固定物位置;2、一年后视骨折愈合情况行内固定物取出术;3、如出现骨折不愈合等,必要时需多次行手术治疗;4、逐渐加强右股四头肌、右腓肠肌、右膝关节功能锻炼;5、右膝前后交叉韧带、内侧副韧带损伤,半月板损伤情况,定期复查,根据恢复情况必要时行关节镜探查修复术;6、暂不下地负重等;7、加强营养等治疗;8、骨外科门诊随诊。事后,詹某委托广东韩江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对詹某的伤残程度、后续治疗费、康复费、营养费、护理依赖等项目进行司法鉴定。广东韩江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于2015年7月10日作出韩江司鉴所[2015]临鉴字第070702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詹某的伤残程度评定为九级伤残;伤残评定后的后续治疗费评定为26000元;康复费评定为2000元;营养期评定为90天,营养费1800元;护理期评定为140天(含二期手术20天),护理期前期40天每天配护理人员2名、之后100天每天配护理人员1名。上述后续治疗费26000元包含促骨愈合药物治疗、影像学检查、韧带损伤治疗费10000元,取右股骨、胫骨二处骨折内固定物费用16000元。詹某于2016年3月8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对其因交通事故造成的医疗费及鉴定评定的后续治疗费等主张赔偿,案经一、二审法院审理判决:保险公司在粤DRS300号牌小型轿车的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詹某89989.34元;李建群、陈运英赔偿詹某64518.34元。另本宗事故另一伤者即李碧澜也于2016年2月29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对其因交通事故造成的医疗费等损失主张赔偿,案经审理判决:保险公司在粤DRS300号牌小型轿车的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李碧澜61066.09元。

2016年7月27日,詹某到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就诊,经诊断,詹某的伤情为:一、右膝多发韧带损伤:1、后交叉、后外侧角断裂;2、前交叉、内侧副韧带损伤;3、内外侧半月板损伤;二、右股骨、右胫骨骨折术后;三、成骨不全症;四、全身多发韧带松弛症。为此,詹某在该院办理住院治疗,进行了韧带重建术,并于2016年8月30日出院。出院医嘱为:1.继续右下肢支具外固定;2.避免外旋膝关节、盘腿、侧压等动作,如不配合相关复查或者早期私自负重及剧烈活动可能致交叉韧带断裂;3.出院后1-4周每周门诊复诊并指导下地负重时间,术后1个半月、3个月、6个月、1年返院复查X线并指导功能锻炼;4.佩戴支具循序渐进锻炼右膝关节屈曲,并继续直腿抬高及踝关节屈伸活动锻炼;5.膝关节支具外固定至术后8周,定期复查,由医师决定下地负重时间;6.如出现患肢韧带松动或再次断裂,必要时需再次手术治疗,不适随诊;7.不适骨外科门诊随诊。詹某于2017年3月20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对其上述治疗相关费用主张赔偿。

另外,肇事车辆粤DRS300号牌小型轿车驾驶人为潘志雄,所有人为潘荣深;潘荣深为肇事车辆粤DRS300号牌小型轿车向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不计免赔率险,交强险的保险期间为2014年8月19日0时起至2015年8月18日24时止,交强险保险金额为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险期间为2015年1月18日0时起至2016年1月17日24时止,第三者商业责任险保险金额500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是一宗因机动车之间发生道路交通事故而引起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交警部门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合法有据,应予认定。根据该交通事故认定书对本宗事故当事人责任的认定,李碧澜与潘志雄负事故的同等责任,詹某无责任。潘志雄应对本事故造成詹洁莲的损失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李碧澜交通事故发生时未满18周岁,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本案诉讼时已满18周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61条规定,侵权行为发生时行为人不满十八周岁,在诉讼时已满十八周岁,并有经济能力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行为人没有经济能力的,应当由原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因李碧澜现仍为在校学生,没有经济能力,故应由其监护人即李建群、陈运英承担侵权责任。詹某请求李碧澜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依法无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粤DRS300号牌小型轿车已在保险公司处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不计免赔率险,保险公司应当依照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在保险责任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詹某无证据证明潘荣深在本次交通事故中存在过错,故詹某请求潘荣深承担赔偿责任,依法无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詹某起诉请求保险公司、潘志雄、李建群、陈运英赔偿其因本次事故所造成的损失,理由成立,可予支持,但应根据詹某提交的证据、本案事实、国家法律和相关的赔偿标准,确定保险公司、潘志雄、李建群、陈运英应承担的赔偿项目和赔偿数额。詹某的监护人放任詹某明知李碧澜未成年没有驾驶资格仍乘坐李碧澜驾驶的车辆,也存在过错,可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故确定李碧澜的监护人即李建群及陈运英承担45%的赔偿责任,潘志雄承担45%的赔偿责任,詹某的监护人自行承担10%的赔偿责任。

李碧澜、李建群、陈运英、保险公司关于本案詹某的起诉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依法应驳回詹某的起诉的意见,詹某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韧带损伤,现因病情恶化需施行韧带重建术并进行相应治疗,詹某第一次起诉时鉴定所评定的后续治疗费并没有包含韧带重建的相关后续治疗费用,故不属于一事不再理的范畴,一审法院对该答辩意见不予采纳。

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及举证情况,依照相关的司法解释和赔偿标准,詹某在本案中的各项损失为:

1、医疗费(含医用膝关节固定护具费用):詹某提交的医疗收费票据5单及发票1份,其中2015年9月10日的医疗收费票据不属于本次治疗所产生的费用,故对该医疗费数额不予确认。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单据、医用膝关节固定护具费用发票及医嘱,确认詹某本次治疗医疗费用为121807.46元。因某第一次起诉已就部分后续治疗费进行鉴定,并已判决予以支持,故詹某因韧带损伤已获赔偿的10000元后续治疗费应在本案中予以剔除,故詹某的医疗费(含医用膝关节固定护具费用)为111807.46元。

2、住院伙食补助费:伙食补助费为每天100元,詹某住院34天,住院伙食补助费为100元×(34天)=3400元。

3、护理费:詹某住院治疗34天,需要护理,根据本地雇用护工的实际情况及本案的具体情况,确定住院期间护理人员的护理费为每天140元。护理费为140元×34(天)=4760元。

4、交通费: 詹某虽未能提供正式有效的单据,但根据詹某住院治疗,其必须的陪护人员确需支付交通费的具体情况,可酌情予以支持每天30元。詹某住院治疗34天,交通费为30元×34(天)=1020元。

综上,詹某在本案中的各项损失共计120987.46元,因詹某及李碧澜前已起诉并经判决在本案粤DRS300号牌小型轿车的交强险赔偿限额内全额予以赔偿,故詹某的本案上述损失属于超出交强险赔偿限额部分,由詹某监护人自行承担10%的赔偿责任,由李建群、陈运英承担45%为54444.36元,潘志雄承担45%为54444.36元,粤DRS300号牌小型轿车已投保了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及不计免赔率险,故潘志雄所应承担的赔偿数额由保险公司在粤DRS300号牌小型轿车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和第二款、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规定,一审法院作出如下判决:一、保险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在粤DRS300号牌小型轿车的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詹某54444.36元;二、李建群、陈运英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詹某54444.36元;三、驳回詹某的其它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3005元,由詹某负担受理费127元,保险公司负担受理费1439元,李建群、陈运英负担受理费1439元。保险公司、李建群、陈运英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一审法院缴纳应负担的受理费。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审理查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与本案的证据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本案中,詹某第一次在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治疗时出院医嘱显示:……5、右膝前后交叉韧带、内侧副韧带损伤,半月板损伤情况,定期复查,根据恢复情况必要时行关节镜探查修复术……。据此,现詹某进行右膝韧带重建术等治疗所实际产生的治疗费用因与本案交通事故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依照上述法律规定,詹某有权要求相关责任主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广东韩江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先前评定的韧带损伤治疗费10000元并未全部囊括本案詹某进行右膝韧带重建术等治疗支付的相关费用,一审法院在核定詹某本次治疗费用后,抵除詹某已获赔偿的司法鉴定机构评定的韧带损伤治疗费10000元,据此认定詹某的医疗费用相对合理,本院予以维持。保险公司上诉认为本案詹某的诉讼请求属于重复主张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保险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439元,由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汕头市分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丹华

审 判 员 翁汉光

审 判 员 吴晓如

二〇一七年十月二十四日

法官助理 范晓武

书 记 员 佘少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