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粤05刑终262号

文书:(2017)粤05刑终262号 更新时间:2018-02-05 14:09:28
广 东 省 汕 头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广 东 省 汕 头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7)粤05刑终262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向某川,男,布依族,小学文化程度。因本案于2017年5月6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同年5月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东省汕头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向某云,男,布依族,高中文化程度。因本案于2017年5月6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同年5月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东省汕头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王某,男,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因本案于2017年5月6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同年5月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东省汕头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高某,男,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因本案于2017年5月2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3日被逮捕,同年10月19日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向某挑,曾用名“向某桃”,男,布依族,初中文化程度。因本案于2017年7月1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1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东省汕头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张某强,男,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因本案于2017年7月23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同年7月2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1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东省汕头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高某1,男,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因本案于2017年7月23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同年7月2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1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东省汕头市看守所。

汕头市金平区人民法院审理的汕头市金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向某川、向某云、王某、高某、向某挑、张某强、高某1犯寻衅滋事罪一案,于2017年9月18日作出(2017)粤0511刑初451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向某川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以不开庭方式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

2017年4月11日晚,被告人向某川因与网友刘某龙在QQ聊天时相互挑衅而心存不服,准备教训刘某龙,遂纠集被告人向某云、王某、高某、向某挑、张某强、高某1及同案人杨某喜、张某乐、吕某强、杨某(行政处罚)、钟某亮(行政处罚)、文某、“骚风”(均在逃)等人,持西瓜刀、钢管等器械,驾乘摩托车窜至汕头市升平工业区寻找并伺机殴打刘某龙。当晚9时多,被告人向某川等人在汕头市升平工业区“某饭店”门口遇见被害人刘某瑞、官某男和刘某龙等人后,被告人向某川、向某云、王某、高某、向某挑、高某1、张某强及同案人杨某喜、张某乐、吕某强、文某、“骚风”(同案人均在逃)等人便持西瓜刀、钢管等追打被害人刘某瑞、官某男和刘某龙等人。被害人刘某瑞、官某男逃避不及,被被告人向某川、向某云、王某、高某、向某挑、高某1、张某强等十二人围住并殴打,致头部、手臂多处受伤。经鉴定,被害人官某男、刘某瑞的伤情均构成轻微伤。

在案件审理期间,被告人高某的家属赔偿被害人官某男经济损失4000元,并取得被害人的谅解。

原判认定的上述事实,有原公诉机关当庭提供并经原审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公安机关出具的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发破案经过,各被告人及被害人的户籍材料和相关辨认材料,办案说明,调取证据清单,行政处罚决定书,在逃人员登记表,被害人官某男、刘某瑞的陈述,证人杨某、刘某龙、丁某锋的证言,被告人向某川、向某云、王某、高某、向某挑、张某强、高某1的供述,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视频资料以及谅解书、收条等,被告人向某川、向某云、王某、高某、向某挑、张某强、高某1在原审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

原审判决认为,被告人向某川、向某云、王某、高某、向某挑、张某强、高某1因琐事持凶器随意殴打他人,致二人轻微伤,情节恶劣,其行为妨害社会管理秩序,已构成寻衅滋事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向某川、向某云、王某、高某、向某挑、张某强、高某1积极实施犯罪行为,是主犯,均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向某云、王某、高某、向某挑、张某强、高某1均是被被告人向某川纠集而参与寻衅滋事的共犯,均属于共同犯罪中作用相对稍次的主犯,在量刑时可予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向某川、向某云、王某、高某、向某挑、张某强、高某1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高某的家属赔偿被害人官某男经济损失,并取得被害人对被告人高某的谅解,可予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人向某川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二、被告人向某云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三、被告人王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四、被告人高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五个月。五、被告人向某挑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六、被告人张某强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七、被告人高某1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

上诉人向某川上诉提出:原判量刑偏重,其是初犯,且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

2017年4月11日晚,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向某川因与网友刘某龙在QQ聊天时相互挑衅,遂纠集原审被告人向某云、王某、高某、向某挑、张某强、高某1及同案人杨某喜、张某乐、吕某强、文某、“骚风”(均在逃)、杨某(行政处罚)、钟某亮(行政处罚)等人,驾乘摩托车窜至汕头市升平工业区寻找并持西瓜刀、钢管等器械伺机殴打刘某龙。当晚9时多,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向某川等人在汕头市升平工业区“某饭店”门口遇见被害人刘某瑞、官某男和刘某龙等人后,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向某川与原审被告人向某云、王某、高某、向某挑、高某1、张某强及同案人杨某喜、张某乐、吕某强、文某、“骚风”(均在逃)等人持西瓜刀、钢管等追打被害人刘某瑞、官某男和刘某龙等人。被害人刘某瑞、官某男逃避不及,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向某川及原审被告人向某云、王某、高某、向某挑、高某1、张某强等十二人围住并殴打,致头部、手臂多处受伤。经鉴定,被害人官某男、刘某瑞的伤情均构成轻微伤。

在案件一审审理期间,被告人高某通过家属赔偿被害人官某男经济损失4000元,并取得被害人的谅解。

认定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公安机关出具的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发破案经过,各被告人及被害人的户籍材料和相关辨认材料,办案说明,调取证据清单,行政处罚决定书,在逃人员登记表,被害人官某男、刘某瑞的陈述,证人杨某、刘某龙、丁某锋的证言,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向某川及原审被告人向某云、王某、高某、向某挑、张某强、高某1的供述,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视频资料以及谅解书、收条。上述证据均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证明充分,本院予以确认,作为定案依据。

本院认为,上诉人向某川、原审被告人向某云、王某、高某、向某挑、张某强、高某1因琐事持凶器随意殴打他人,致二人轻微伤,情节恶劣,其行为均已构成寻衅滋事罪。在共同犯罪中,上诉人向某川、原审被告人向某云、王某、高某、向某挑、张某强、高某1均是主犯,均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原审被告人向某云、王某、高某、向某挑、张某强、高某1均是被上诉人向某川纠集而积极参与寻衅滋事的共犯,也属于主犯,但相比上诉人向某川所起作用稍次,在量刑时均可予酌情从轻处罚。上诉人向某川、原审被告人向某云、王某、高某、向某挑、张某强、高某1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均可以从轻处罚。原审被告人高某通过家属赔偿被害人官某男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可予酌情从轻处罚。对于上诉人向某川上诉所提的意见,经查,原审法院在量刑时已充分考虑上诉人向某川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认罪悔罪表现及其行为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等情节而量刑,刑罚恰当,现要求再予从轻处罚的理由不充分,不予采纳。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及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原审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周洵升

审 判 员 姚妙玲

审 判 员 陈炫坤

二○一七年十一月二日

法官助理 余晓岗

书 记 员 张 敏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审人民法院对于依照前款第三项规定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作出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或者裁定,不得再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第二百三十三条 第二审的判决、裁定和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都是终审的判决、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