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作者: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2-05-14  浏览次数:162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汕头中院   陈纯

 

读书可能不属当下时兴的休闲方式,似我这般喜欢阅读纸质文字的人,可能还会更少一些。细找因由,不排除习惯成自然的因素,但如果要考究直接的原因,应该与个人的爱好有些许关系。 
其实,对读书,我是不讲究方法方式的,且事先从未预设过目的。最喜欢的是自由自在、茫无目的地读书。
或暮色苍茫,或更深人静,独处一隅,嗅着书香,随着文字的低吟浅唱,开始一番心灵的漫游。
 
如此读书,游心事外,了无挂碍,极适合我这样的闲人,自然乐此不疲。当然,书中未必皆乐土,也有惆怅忧伤时。但那是直通灵魂的惆怅,深入骨髓的忧伤。读书至此,我就真的无法释卷了。
 
     至于读书的境界,于我而言,尚未有资格谈及,只隐隐约约觉得,读书确需设身处地,反求诸己。于心有得之后,方可推己及人。如此反复推较,才有可能知人,进而涉今论世。我非做学问之人,因而书读得不多。外貌恬淡安然,内心备受煎熬。读书寻找安心,加上缺乏悟性,虽衷心向往,渴望达到,却难做到。

 

       思虑至此,想起最近读过的北京大学教授、文艺评论家张颐武先生的新作—《一个人的阅读史》,这本书告诉我:一个人的阅读生活必将对其人生观产生重要的影响。如此说来,我应该可以在读书中寻找到生命的支撑,抚慰心灵的养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