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初夏,人父的一种心思

作者: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2-07-13  浏览次数:155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稚 子  

六月伊始,好几个节日接踵而至:先是儿童节,然后是端午节,当然,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与端午节同期的小女的生日。这样,六月于我,是个大热闹的月份了。刚好,那几天,汕头在一场暴雨后,天气一时间竟酷热难耐,我一会买礼物一会定蛋糕,一会提着大兜小兜的菜一会围着锅台团团转,忙得热汗淋漓,连女儿都有点心疼,叫我不要这么煞费苦心。我听了,心里还真是如端午的粽子——有甜有咸。

今年11周岁的小女,一米五出头了,其“长势良好”,直逼只有一米六出头的我,我也在不知不觉中,从初为人父“成长”为 “准老爸”。仔细端详着她虽然稚嫩却已经在渐渐舒展开来的眉眼,我有点恍惚起来:这就是那个整天绕膝讨欢、最爱在我身上粘乎的小丫头?这就是那个一上楼梯就闹着要抱,一进了公园就疯跑的淘气包?这就是那个整晚整晚缠着讲故事,而我终于不敌困倦在自己讲的故事中睡去,她还不依不饶的小宝宝?

脸孔倒还是那个脸孔,可是,现在的她,放学再也不会要求要我背上五楼;回家了也不再叽叽喳喳把学校里的新鲜事说得喘不过气;做作业不会再老问个不停;睡觉去也一声不哼……貌似“解放”了的我,不仅没有卸担子的轻松,心里反而有点空落落的。你看她,关起门来给同学打电话的时间长了次数多了;周末上Q的时间多了密码也改成我怎么猜也猜不出的谜语了;鞋带的绑法多了几个我学都学不会的花样;有了上了个小锁的小日记本;在我“迫不得已”主动问起学校里的事时,她竟然也如坚贞的共产党员一般,嘴里抠不出一二个字来;吃饭时故意说一二个笑话逗她,她倒批评我幼稚了,以至于在给她挑生日礼物时,我竟左右为难、不知如何定夺呢,呵呵。成绩呢,倒是不上不下,快升六年级了,也没见她着急过。而关于她日常的心情,我现在不问都知道答案:还行,差不多……

期待着她的成长,却又感觉到她的渐渐独立剥离,如何因应这情势,我这个从“新父”刚刚成长起来的“老爸”,心里还真没个底了。

不管如何,随着季节的到来,就如我们单位的睡莲一样,在我们的不经意间,竟也已经在这个夏初的夜里,不喧不怠、静郁绽放,那淡淡的芳馥,已经氤氲弥漫开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