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里纠纷动拳脚 治疗费用惹官司

作者:原创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02-24  浏览次数:775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潮汕俗语谈:“金厝边银亲戚”,邻里关系与日常生活舒适度息息相关。近日,汕头市区一处楼房两广居民因为上下楼梯起纠纷,竟动手打起架来。邻里双方随后又为医药费赔偿问题再度闹上法庭,法院最后判决受伤一方获赔一万多元。

  楼道邻里成冤家

  刘某家住汕头市金平区海安街道某路X号楼。2016年6月某日早上8点多刘某出门下楼梯时,与准备上楼的邻居郭某相|撞,双方因此发生纠纷继而动手打架。刘某被郭某手中所持的钥匙扎伤致头面部,且全身多处肿痛头部,郭某胸口被打中略有痛感。之后,刘某报警并被救护车送往汕头市中心医院急诊科并住院进行治疗。入院诊断刘某受头面部外伤、多处软组织损伤。经过一个月的治疗,刘某出院,30天共支付医疗费6043.94元。出院时刘某感到头面部少许疼痛,眼部偶有不适,医生嘱附其后期观察如有不适再就诊治疗。

  受伤治疗颇费工

  刘某出院后,经过二十多天的休养,前往汕头大学·香港中文大学联合汕头国际眼科中心诊治眼睛,同年8月至9月又多次前往汕头市中医医院骨伤科诊治,两次诊治共支付医疗费680多元。

  而纠纷的另一方郭某也于事发当天晚上前往汕头市第二人民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未发现存在病征及其他异常情况。

  双方发生扭打后,汕头市公安局海安派出所向刘某和郭某询问了事发经过,并委托司法鉴定机构对原告的损伤程度进行鉴定,该中心的鉴定意见为:刘某体表损伤的形态、特征符合钝性外力作用所致,其伤情已构成轻微伤。虽经海安派出所主持进行调解,但刘某和郭某对赔偿事项无法达成一致协议,刘某遂于2017年1月向金平区人民法院起诉,请求郭某赔偿各项损失共21042.65元并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医疗费用谁来付

  法院审理后认为,公民的身体健康权受法律保护。原告刘某、被告郭某因上下楼梯发生碰撞引起纠纷,郭某在纠纷中致刘某轻微伤,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由于木次纠纷中,双方存在打架行为,故对损害结果的发生均有过错。由于被告在纠纷发生时,手持钥匙击打原告,其攻击力和损害力强,且其损害后果严重,故被告应承担本次纠纷的主要责任。虽被告抗辩其在本次纠纷中也被打致伤,但被告提供的病历、检查结果均无法证明被告上述抗辩意见,故法院对被告该项抗辩不予采信。

  被告抗辩原告对损害结果的发生、扩大存在故意,但没有举证,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法院对被告该项抗辩也不予采信。结合本案案情法院认定被告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70%的民事赔偿责任,原告自负30%的损失。

  对于原告请求赔偿的项目及数额,法院经审核,原告因本次纠纷受伤住院,共支付医疗费6043.94元,在原告已提交相关的用药清单的情况下被告对原告住院期间的用药提岀异议却未能举证,故法院对原告该项医疗费予以认定。原告出院后两次前往医院诊治,支付医疗费680多元该项诊治与原告出院时的医嘱“不适随诊”相符,其治疗的疾病也是因本次纠纷引起的伤病,为其实施诊治的也是医院的骨伤科,被告抗辩原告是在与伤情无关的中医科就医,与事实不符,故法院对原告在出院后两次诊治的医疗费予以认定,原告的医疗费损失合共6730.33元。

  原告住院30天,原告请求按每人每天175元的赔偿标准计算其住院期间的护理费,不超过木地护理人员收费的实际情况,可予照准。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的规定,判决被告郭某赔偿原告刘某的医疗费、护工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共计10836.23元。

  (魏雪琪 黄佩增)

 

(文章来源:2018年1月31日汕头日报,法治版;

相关链接:http://strb.dahuawang.com/html/2018-01/31/content_87438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