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正气辨法析理 两袖清风公正为民———记广东省“人民满意的公务员”郑伟松

作者: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08-04-07  浏览次数:226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从书记员到刑二庭副庭长,再到民一庭庭长郑伟松在审判岗位上已踏踏实实地走过了十个春秋。别看他满脸书卷气,一副斯文儒雅的模样,但在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青年法官中,郑伟松在审判工作上雷厉风行的“虎虎生气”和知难而上的“牛劲”却是出了名的。近年来,他不仅承办了一大批难度高、案情复杂、社会影响大的大案、要案,而且创下了一连串令人惊叹的工作业绩。已先后荣立一次“个人一等功”、两次“个人三等功”,并多次被评为汕头中院先进工作者的郑伟松,今年1月18日又荣获广东省“人民满意的公务员”荣誉称号。 勇挑重担 不枉不纵显法威 在担任汕头中院刑二庭副庭长时,郑伟松常说:“三十而立,正是干事业的好时候,要只争朝夕!”面对庭室人员少、案件多、审判任务十分繁重的工作实际,郑伟松总是不声不响地冲到工作第一线,把最重最累的工作都揽给自己。身为审判业务骨干,他先后审理了一大批重特大疑难复杂案件,其中,有相当多的案件不仅性质恶劣、案情复杂、涉案人员多、涉及金额大,而且社会影响大、受社会的关注程度高。面对案件本身及来自社会各方的压力,他都能全身心投入审判,优质高效地审结案件。 2001年至2002年间,郑伟松共主办审结了“807”系列涉税、“815”系列走私案件12件,涉案金额合计人民币约23亿多元,税款累计人民币3亿多元。其中,既有“807”涉税案件中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税款最大的涉税自然人犯罪案件──被告人陈楚荣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涉案税款达9千多万元;又有当时税款最大的“807”涉税单位犯罪案件──潮阳市益生发集团公司、张植藩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涉案税款达6千多万元;也有涉案人员最多的“807”涉税案件──被告人曾珠玉等8人出售、伪造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案。 郑伟松严守审判纪律,秉公执法,不枉不纵,宽严相济,维护了法律的公正和权威。在审理“807”系列涉税案件中,他严把案件的证据关、事实关和法律关,细心的校对有关虚开发票税款数额,认真核算被告人虚开税票给国家造成的实际损失数额,为准确的定罪量刑打好基础;对涉及被告人自首、立功情节以及税务人员是否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共犯等有关证据,均严格予以质证,依法做到不枉不纵。对于部分被告人和被告单位因法制意识淡薄,在生产经营过程中受误导接受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郑伟松在审理过程中耐心地教育使其认识到自身行为的危害性,做到惩罚和教育相结合,充分彰显了当代法官宽严相济的现代司法理念。被告人张植藩深刻认识到其单位犯罪行为给国家造成的重大损失,让其单位向法院预交了100万元罚金款;被告人范南和也主动向我院退缴其单位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非法所得赃款50万元。鉴于上述被告人及被告单位有悔罪表现,在量刑上均给予从宽处理,从而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忘我工作 俯首甘为孺子牛 为了依法及时有效地惩治犯罪,郑伟松在办案中克服时间紧任务重的困难,不怕苦不怕累,放弃休息,连续作战。在审理“807”系列涉税、“815”系列走私案件期间,为了赶制两宗专案的审理报告和判决书,郑伟松从头天早上连续工作到第二天清晨7点多钟。针对被告人李某一案案卷多达100多个、案情复杂,白天律师看卷占用时间较多的情况,郑伟松便利用每天晚上的时间阅卷和核对发票税款数额,为此他连续一个星期加班到深夜,即使在身体患病、浑身乏力,领导、同事都劝他回家养病的情况下,他也总是摇头说:“没事的,这批案件急,等我干完了再说吧。”正是靠着这股子锲而不舍、忘我工作的“牛劲”,伟松承办的案件均在指定的时间内审结、宣判。令人钦佩的是,审理“807”案件最紧张的那段时期,同时也是汕头中院竞争上岗选拔各庭副庭长职位的关键时刻。当其他庭室的部分同志脱产学习全力以赴准备考试时,郑伟松却和“807”专案组的其他同事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集中精力办案,确保案件得以及时顺利审结,为挽回国家财产,捍卫人民利益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郑伟松的父母和岳父岳母家都在外地,爱人所在单位的工作也比较繁忙,独生女儿尚年幼,撑起这样一个双职工家庭,其间的辛苦与忙碌可想而知。然而,爱岗敬业的郑伟松却从没有因家务事耽误过工作。每当工作与家庭出现矛盾的时候,他总是以工作为重,把家庭和个人的利益放在末位。在“严打”整治斗争期间,由刑庭组织召开的宣判会不下十场,作为副庭长、审判长,加班加点是经常的事。有一次,郑伟松的妻子因外出办公,约好由他去幼儿园接孩子。可是,妻子当晚回家后却发现家中空无一人, 便立刻赶到法院去找伟松。伟松当时正在电脑前挑灯赶写判决书,他早已把接孩子的事忘了个一干二净。因为他经常加班,多年来,大部分的家务都由妻子承担,每当想起这些,郑伟松便常感愧疚。 廉洁自律 一身正气立如松 身为农民的后代,郑伟松常说:“也许是因为父母都是种田人的缘故吧,我从小就对是非善恶有着一种十分朴素的见解和判断,懂得‘为社会惩恶扬善是我们每个人应尽的职责’这个道理。”浑身充满着正义感的郑伟松坦言,“秉公办案、清白做人”是他毕生的追求。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刑事审判工作掌握着生杀予夺的权力,因此,常常有被告人、当事人为逃避法律制裁、减轻刑罚,不惜血本地托人情、走关系。面对这种社会陋习,郑伟松始终奉行“秉公办案、清白做人”的原则,坚决抵制“人情案”“关系案”,从不徇私枉法。有一次,一位老同学来电话约他吃饭,他马上警觉到这个当律师的同学可能另有所图,于是,他电话回复说如果是老同学叙旧无妨,但如果涉及案件的就免谈,并谢绝了同学的“好意”。后来才知道这个同学真的是想替某位同乡说情。有一个案件因为判得公正,充分维护了受害人的合法利益。当事人万分感激,便托郑伟松的亲戚带些香烟和茶叶给他,但当亲戚送给伟松时,还是被他婉绝了,他还特别叮嘱一定要把香烟和茶叶退回去。 十年弹指一挥间。郑伟松用青春的热血书写着对法律的忠诚。他年年大幅度超额完成工作量,从来没有受到过当事人的任何投诉,他所主办的案件也没有一宗被检察院抗诉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