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立法规范地方政府编制由来

作者:政府机构和编制管理全面步入法制化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07-03-23  浏览次数:173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法制网记者 李立 法制网通讯员 邱虹雁   国务院近日颁布的《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机构设置和编制管理条例》(以下称《条例》)将于今年5月1日起实施,中央编办、国务院法制办有关负责人就此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该《条例》的出台标志着我国政府的机构和编制管理全面步入法制化。   据介绍,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部规范地方机构编制管理的行政法规,填补了地方机构编制管理工作的法制空白。   《条例》全文2700余字,共分6章,总计30条。“地方政府的机构如何设置,编制怎样管理,如何监督,违反规定如何问责,都有了非常明确的规定。”有关负责人在解读《条例》时说。   诸多学者在充分肯定该《条例》的同时也指出,中国机构编制的法治化需要相当长的过程,出台《条例》只是迈出了第一步。      新闻延伸   五十多年来的立法空白,一朝弥补。   中国政府首次出台全国统一的行政法规,规范地方政府的机构设置和编制管理。“实属中央为地方立规之举”,“是为地方政府及其机构套上了‘紧箍咒’”,深谙此中形势的人士掂出了这部法规的分量。   法规公布的时间耐人寻味。在2007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幕的第二天(3月6日),中国政府网全文公布了《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机构和编制管理条例》(下称《条例》),并自今年5月1日起正式施行。   实际上,自上世纪80年代始,社会上就有制定“机构编制法”的呼声。进入21世纪后,每年的“两会”,都有关于机构编制管理立法的议案或提案。   2006年3月,全国人大代表厉志海、张秀娟等就建议制定“机构编制法”,规范“国家机关、司法机关、党政机关、政协机关及事业单位的机构和编制”。参与联署的全国人大代表达124人。   终于,2007年“两会”一开幕,即公布该《条例》,以示对往年“两会”上类似呼声的回应,亦表明高层进一步推进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决心。     填补五十多年立法空白   制定《条例》“是十分必要的”,中央编办、国务院法制办负责人的解读意味深长。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宋世明对“必要性”作了充分解释:“长期以来,地方政府机构设置和编制管理无法可依。此次《条例》填补了五十多年来的立法空白,有利于推动依法行政,实现地方政府机构和编制的法定化、科学化。”   相关资料显示,1949年后,我国长期施行“中央统一领导、地方分级管理”的机构编制体制。中央层面设立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由国务院总理任主任,下设办公室,负责全国行政管理体制和机构改革以及机构编制的日常管理,并负有监督指导地方政府机构编制管理的职责。   治“推诿扯皮”有了新药   在民间,对“职责不清、推诿扯皮”解释最为生动的话语是:“七八顶大盖帽挡不住问题食品的道。”   网络上流传着这样一篇趣闻,说的是一个人一天的生活:   一早起床用致癌牙膏刷牙,给儿子冲一瓶碘超标的奶粉,自己喝杯过期的牛奶,吃几个苏丹红鸡蛋,夹点臭水池里面腌的榨菜……   虽说是趣闻,但阅读者普遍表示“笑不出来”。一位食品从业人员告诉记者,其中反映的只是“食品质量与安全问题的冰山一角”。   “10个消费者中就有6至7人给中国食品安全投了‘否决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近日发布的《2006年31个城市食品放心工程满意度调查报告》显示:大多数消费者对食品市场安全状况感到不放心。   分析人士指出,社情民意已经给中国食品安全监管下达了“最后通牒”。   食品安全问题并不是没有人管,从“田间”到“餐桌”、从养殖加工到市场流通的每一个环节都有“重兵防守”:农业、工商、卫生、海关、质检、药监等近十个部门都对食品安全负有监管职责,可为什么链条还是一再断裂?   超编进人被“釜底抽薪”   对于“超编进人”问题,该条例采取了“釜底抽薪”之举。   超编问题为何薪火熊熊?南京大学社会学系博士董海军对湖南省长沙市宁乡县东湖塘镇的调查道出了其中深浅。   该镇财政所李某原来负责两项工作,后来,她一个人的工作分给了两个人来干。是不是她工作量很重,忙不过来呢?李某的回答令人震惊:“我平均一天的有效工作时间仅为6分钟。”   “乡镇机关并不是因为需要而进人,是因为有人必须进来而进人。这直接导致乡镇人员严重超编,人浮于事。”董海军分析说。   不久前,山东省齐河县警方侦破一起案件,有33人通过假冒的县委书记签名,进入该县各个党政机关。经查证,只有小学文化的无业游民时国祺,雇用他人仿冒县委书记的签名,不仅把自己和妻子“安排”进了县审计局和劳动局,还收取他人钱财将多人安排至党政机关。   齐河县一位科级干部、某局局长介绍,按照“正常用人程序”,有领导人签字的申请条子,应该是转到人事局局长处,由局长签字,交由编制科办理相关编制问题,并由劳动保障处办理医疗保险等手续,接下来要到财政局挂号,办理银行账户。   “有领导人的签名,又有印章,人事局工作人员当然以为是真的,就按正常程序办了。”一位工作人员坦然地说。   “这些年国家对政府机关人数控制得很严,县一级编制也是由省人事部门调控,新增的编制非常少。”一位在人事局编制科工作的人士透露,一般进人都要通过考试,不过基层并不是那么严格,有的不通过考试,有县编制委员会主任签字,也可以进入政府机关。而县编委主任通常由县长兼任。   机构编制法治化路漫漫   《条例》施行后,在机构设置和编制管理方面,地方政府的随意性和“人治”色彩有望受到抑制,同时对机构编制违法行为的监督和处罚将更为严明。时政观察家作出了这样的评价。   诸多学者在充分肯定该《条例》的同时也指出,我国机构编制的法治化需要相当长的过程,此次《条例》的出台只是迈出了第一步。   对该《条例》的内容,也有专家认为,最主要的缺憾就是未能把“编制实名制”纳入。所谓“编制实名制”,就是把地方政府的所有机构和编制全部上网,一个编制对应一个职位,一个职位对应一个人,并通过网络把具体的职位、姓名公开化,以此实行全社会的监督。   其次,该《条例》只是规范地方政府的行政机构和编制,而对地方事业单位机构编制管理等具体办法,则授权给省级政府决定。中央编办和国务院法制办有关负责人称,这主要是考虑到各地事业单位千差万别,不宜实行统一的管理模式。该《条例》只是规定,“事业编制的全国性标准由国务院机构编制管理机关会同财政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制定”。   有接近决策机构的学者指出,地方政府的行政编制占地方党政机构总编制的70%以上,《条例》抓住了地方政府编制管理的主体,对地方事业单位和党群机构的编制管理有借鉴意义。      编后      地方机构编制管理工作是国家机构编制管理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党和国家配置执政资源的一项基础性工作。地方机构编制管理的法制化建设,是我国实现依法治国目标的重要组成部分。从这个层面上看,《条例》的出台具有里程碑意义。但也有学者认为,要彻底实现政府机构编制法治化,还应该不断总结经验,观察其执行的得失,在国务院和地方政府两个机构编制管理条例的基础上,尽快研究制订全国统一的《机构编制法》。 新闻来源:法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