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审判中遇到的疑难问题    熊选国(最高法院刑二庭庭长)

作者: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05-08-11  浏览次数:437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非常高兴,今天到我们汕头法院,经济特区,法院的工作在全国也是非常有影响的。有机会很高兴给大家在刑事审判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给大家简单做一些介绍。我看一看今天的时间比较紧张一点。我们两级法院就刑事审判中提了很多的问题,对于这些问题,我也尽可能谈谈自己的看法,下面我就分几个专题把我们遇到的具体问题给大家作个介绍。关于单位犯罪存在的问题还是比较多的,我讲一个问题,就是刑法没有明文规定为单位犯罪的,单位实施了,怎么来处理?也就是说,单位实施了刑法没有明文规定的单位犯罪的如何来处理?刑法30条规定,只有法律规定为单位犯罪的,才要负刑事责任,但是有些没有规定的怎么办呢?我们河南省高院最近请示过一个盗窃案,被告人是王宝山,是一个村办集体水泥厂的电工,他的厂长让他偷电,他伙同另两个人自己制作了工具,然后就在水泥厂的外线上来偷电,总共偷电是38.25万千瓦,价值18多万元,他是受厂长的指示来偷电的,所偷的电也是用来水泥厂的生产经营活动,案发后,水泥厂补交38万元的电费,我们在讨论的时候,有两种意见,一种是认为不能以盗窃罪认定王宝山的责任。主要理由有:1.违反了罪行法定的原则。因为刑法264条关于盗窃罪的规定没有规定单位可以构成盗窃罪,而刑法30条规定,只有法律规定是单位犯罪的才可以追究刑事责任。而这个案件中,王宝山的行为是单位行为,这个没有争议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因为刑法没有规定单位盗窃为犯罪,如何认定呢?这个的理由呢?就是认为呢,如果按照追究自然人犯罪来追究的话,罪行不相适应。刑法里面单位犯罪跟自然人犯罪的定刑的标准是不同的,所以我们的司法解释和刑法只是规定一个标准,就是个人盗窃罪的标准,如果是个人来说,如果按照刑法的规定,盗窃18万元应该属于数额特别巨大,判决4年以上有期徒刑。再怎么从轻也应该是这样判处。这个案件主要是受单位领导的安排,后来案发后单位领导还补交了电费,如还判处4年以上的有期徒刑。这就罪刑不相适应。这是第2个理由。第3个问题呢,这个问题按民事来处理,而不按刑事来处理。也能达到惩治和预防的目的。从司法实践来看,单位犯罪一般就是特定的对象,是水电等。这有刑事和民事的处罚手段。比如本案,可以处于1倍以上5倍以下所偷电费的罚款。这样的话,也可以达到目的。有种观点说不应该追究其的责任。第二种意见就是要追究其盗窃罪的责任。理由:1.不违反罪行法定原则。刑法没有规定单位盗窃罪的刑事责任,但是就没有说不能追究自然人的刑事责任,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所以呢,单位盗窃的行为,追究自然人的刑事责任并不违反罪行法定原则。2.最高检察院有个司法解释,对于单位盗窃怎么处理的批复,高检主张单位犯罪比较严重的,对主管人员按照刑法264条来追究刑事责任的。3.刑法或者司法实践中,对于单位犯罪和自然人犯罪区别对待,追究个人的刑事责任,尽管我们在司法实践中,对单位犯罪和个人犯罪定了不同的标准,对单位犯罪的主要责任人员,如何处理,可以按照刑法63条第2款的规定,虽然没有法定减轻情节,如果情况特殊,可以向最高院请示,也可以在法定刑期内减轻判处刑罚。一个方面维护法律的权威性,也体现司法的公正性。但是不能成为他不构成犯罪的理由。这种情况下的这种案件,两种不同的意见。象贷款诈骗,普通诈骗也有,还有为了索取债务,非常拘禁他人也有,这种情况是怎么造成的呢?严重意义上是我们的法律不完备造成的,97年修改刑法的时候也有考虑,总则单位犯罪的一般处罚原则,一般的规定,分则是有把单位所能构成的犯罪都明确规定下来。即使有些没有作为单位犯罪的,但是也有其特殊的考虑,97年刑法修改的时候,贷款诈骗单位也已经出现了,但是金融体制改革才刚开始,国有企业改革也刚开始,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国有企业发不出工资了,党委出面,贷款来发工资,你国有单位、政府来贷款,一定要有一个正当的理由,不能说要发工资,而是说要扩大生产,这就是贷款诈骗,95年单位犯罪的概念只是包括国有集体单位,私有企业都作为个人犯罪来处理。现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我们的私有公司、私有企业只要具有法人资格的,都作为单位犯罪的主体,另外一个方面,国企改革,现在这种情况也少了,贷款诈骗也少了,这是立法不完备造成的。这是我的看法,第二种呢?对于刑法没有规定为单位犯罪的行为,单位实施了,严格按照法定原则来讲呢,我认为是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刑法30条规定,法律规定为单位犯罪的负刑事责任,单位犯罪的一般对单位判罚金,对个人要判刑。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就是单法制,就是单独追究他个人的刑事责任,所以从这个来看的话,如果刑法没有把这种单位犯罪规定为单位犯罪,你追究他个人的责任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如果这么来追究的话,你这样就违反了当时规定单位犯罪的初衷,因为你规定不规定都一样,单位犯罪有规定的可以告,单位犯罪没有规定的,你也可以处理相关的责任人员。这样个人犯罪和单位犯罪就没有什么差别了,这严格意义上来讲就是违反法定原则的,在实践中,我们就要把维护法制和打击犯罪联合起来,所以在具体司法中,分四种情况来掌握:1.单位实施的一些严格危害社会治安和破坏社会秩序的这些犯罪,尽管刑法没有规定单位犯罪,但是由于这类犯罪的对社会的危害都比较大,所以追究有关责任人员的刑事责任,但是司法实践中,象故意杀人,运输他人偷越边境,这没有规定为单位犯罪,但是危害性都很大,象美国,人家就有规定单位谋杀罪的,我们国家没有规定单位故意杀人罪的,但我们国家也出现过,大家记不记得前几年,河南发生了一个案件,被害人是一个上访的老妇,告村里面的人,村干部、村委啊对其非常头疼,有一天,那个老妇上访回来了,村干部说就打电话给镇长说:“上访又回来了,怎么办?”。镇长回答说“整”。于是村干部就在老妇回家的路上把她给整死了,按说我觉得符合单位犯罪的条件,这是集体研究决定的,当时中央批了很严,结果后来杀了四个人,单位犯罪真的出现的话,就要追究个人的责任。第二种情况刑法规定了某些犯罪,他只能有特定的自然人主体才能构成的,那么单位实施这个行为的话,不能以这种犯罪来追究刑事责任。如果有其他的行为的,可以按照其他的犯罪来追究刑事责任。你挪用公款罪,他是自然人构成,只能由国家工作人员才能构成,在实践中,有个案例,有个领导的亲戚在做生意,领导向一个厂长借钱,厂长想了想, 如果不借,将来这个领导要给他小鞋穿,所以就又跟其他的厂领导打了招呼,就把钱借了借钱的人,是5万元,贵州当时就按挪用公款判了,我认为这不是个人行为,他跟其他的几个领导都打了招呼,他不是为了个人的利益,而是为了单位的利益,才不得不将钱借给其他人,你不能以挪用公款罪来定性。去年我们处理一些案件,金融机构挪用客户的保证金,这也是单位行为,当时开始说要不要以挪用公款、挪用资金罪来追究他个人的责任,如果他里面有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的行为,可以按这些犯罪来处理。3.就是对有些犯罪如果不用刑事手段也能得到惩治和预防目的,可以不按犯罪来处理,比如说单位盗窃,王宝山的案件我们也通过审判委员会讨论,也考虑了,最后说宣告无罪,但是宣告无罪不一定说他的行为是无罪的,这种行为通过民事的手段了处理,也可以达到惩治犯罪的目的,当时我们考虑这个案件比如慎重,高检是要追究刑事责任,人大法工委是这样答复“实践中出现了新的情况,是否要扩大单位犯罪的范围,象盗窃、诈骗、贷款诈骗、为索取债务非法的拘禁,随机的情况比较多,目前有不同的意见,需要进一步研究,但是对已经发生的犯罪不可以不管,要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要按照刑法有关自然人犯罪的规定,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这符合刑法的规定,是目前打击犯罪,维护社会秩序的需要。”当然司法机关在对这些责任人员,也要考虑到这些犯罪跟普通的犯罪在这些情节上的不同,刑罚上有所区别,作到罪行相适应。法工委是要判的,本来按照罪行法定原则是不应该定的,用其他的手段也能得到惩治犯罪的目的,水泥厂补交了电费,你一定要治人家的罪也不一定。4.就是可以其他的单位犯罪来给予违法的行为,尽管刑法没有规定这种行为就是单位犯罪,也可以其他单位犯罪的罪名可以规范的行为,可以按照其他的单位犯罪来处理,比如说贷款诈骗,贷款诈骗他必须要签订合同,他是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可以按照合同诈骗罪来追究刑事责任。我们在要对于这些问题也给予了明确。以上是给大家介绍的单位犯罪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呢?关于自首立功中的问题,自首的问题呢,给大家简单的介绍几点:几种特殊情况的自首,一般的自首要具备自动投案、主动交代自己的问题,认定自首比较困难的有:1.关于罪行尚未被司法机关发觉,仅以形迹可疑被有关组织或者司法机关旁问后而交代自己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