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中德侵权法研讨会现场实录(上)

作者: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07-08-24  浏览次数:171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时间:2007年7月23日-24日 地点:中国人民大学明德法学楼601徐建国际报告厅 一、开幕式 杨立新教授、尤翰林教授介绍双方代表 尤翰林教授: 非常高兴今天有机会来人民大学,和人民大学共同合作举办我们的第二次中欧侵权法研讨会,这是我们和人民大学共同举办的第二次研讨会,也是我们和全国人大法工委共同举办的第三次这样的研讨会。所以,在这个地方,我们首先要非常衷心地感谢王利明教授和贾东明主任,感谢你们两位,感谢和你们的非常良好的合作。我也很高兴今天有机会能在这个地方介绍一下我们来自德方的三位专家。今天我们非常高兴,虽然大家知道我们德国技术合作公司是一家德国的机构,但是我们今天也请到了一位非德国的专家,这就是考茨欧教授,他是来自奥地利,来自维也纳,但是他对于现在许多国家的侵权法都有非常精到的研究,那么,我敢这么说,他至少是欧洲最好的侵权法专家之一。接下来我愿意给大家介绍布律哥麦耶教授,布律哥麦耶教授来自德国不来梅大学,也是侵权法领域一位知名专家,上次我们在东莞开的第一届中德侵权法研讨会他也参加了,他对于有关情况来说非常熟悉,就我个人来说,双方不同的观点在一起是一个很好的碰撞,也实在是一种享受。接下来呢,我很高兴为大家介绍杨森教授,杨森教授来自德国明斯特大学,也是侵权法领域的一位知名专家,出版了很多的著作,他曾经参加过我们和人大法工委举办的第一次侵权法国际研讨会,当然这一次人民大学还没有参加进来。那次会上,双方主要是讨论我国有关立法方面的方案、思路的问题,很高兴今天他又来了,故人重来,我们可以继续我们对有关问题的研讨。最后,我要衷心地代表德国技术合作公司,也代表德国联邦经济合作部,祝愿我们在座的各位在接下来地的两天当中有非常热烈而愉快的会议议程,也希望我们这两天的研讨能为我们立法工作中遇到的一些问题提供一点帮助,也许提供不了多少帮助,但至少可以提供一点借鉴。当然,我们也看到了这个立法工作是非常艰难的一项任务,但是我们仍然充满信心,大家都看到了我们的立法工作现在进展得非常顺利。 杨立新教授: 谢谢尤翰林教授先生的介绍,我们与会各位都非常欢迎德国和奥地利的专家。我介绍一下中方的专家,我从这边按顺序介绍,人大法工委民法室副主任的贾东明先生。这位是中方的代表王利明教授,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的委员,是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院长。孙宪忠教授是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的常务副会长。我要指出王利明教授是我们民法学研究会的会长,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我要特别介绍我们的费宗祎教授,他是我们最高法院的前任法官,最资深的立法专家,包括民法差不多的立法都参加了。我们都叫他费庭长,他是我们最高法院审判委员会的委员,是我们民法学研究会的资深专家。接下来的是郭明瑞教授,他是烟台大学的校长,是我们民法学研究会的副会长。张新宝教授是我们人民大学法学院的教授,是民法学会的秘书长。姚辉教授是我们人民大学法学院民商法教研室的主任。于敏教授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署的研究员,专门搞侵权行为法的。下面呢,朱岩副教授,是德国专家都非常熟悉的,在德国念的博士。王军教授,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法学院的教授。李永军教授也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教授。刘凯湘教授是北京大学的知名教授。龙卫球教授,也是政法大学的教授。石佳友博士。我们还有两位,一位是郭锋教授,是中央财经大学的法学院院长;梅夏英教授是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教授。这是我们的博士后。后排我就不——介绍了,我们节约一些时间。那么我们现在正式开始进行研讨了,首先请王利明教授致开幕词。 王利明教授: 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专家,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早上好。由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德国技术合作公司,以及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和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共同举办的侵权法研讨会。作为会议的主席,首先请允许我代表民法学会,代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对德国技术合作公司的大力支持举办这次会议表示衷心的感谢。对尤翰林教授多年来一直积极地推动中国的法学教育和交流,一直积极地推动中国有关的法学交流,包括积极地支持这次会议的召开表示衷心的感谢。对来自德国,奥地利等国家的专家学者,对来自全国人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还有各个兄弟院校的专家学者,对大家在百忙之中来参加这次会议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这次中德侵权法研讨会的第三次会议,也是我们学会和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德国技术合作公司联合举办的第二次重要的侵权法立法研讨会。这两次会议应该说是都取得了非常圆满的成果,尤其是去年在东莞举行的侵权法研讨会,应当说取得了非常丰硕的成果,对我们的立法来说是起到了很好的帮助作用。这次研讨会,我个人觉得,是侵权法的一次盛会,来自中外专家学者都是著名的专家学者,对侵权法都具有非常深的领会。各位都是侵权法的著名专家,所以大家的到来,也使我们这次会议可以说是具有最高水准的有关侵权法方面的研讨会,相信中外专家在一起,相互切磋,一定能够推出一些重要的思想,推出一些重要的成果,一定能对我们正在进行的侵权法立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和有益的借鉴作用,最后衷心地祝愿这次会议圆满地成功,谢谢大家。 杨立新教授: 谢谢王教授的致词,下面欢迎尤翰林教授致词。 尤翰林教授: 我刚才实际已经欢迎过了我们中方和来自欧洲的所有专家了,王利明教授的开幕词也把我的很多心里话说出来了,所以在这个地方我们就为大家节省时间,接下来,就直接开始关于专业问题的研讨吧。 杨立新教授: 尤翰林教授非常务实呵,我们要争取时间,我们下面就开始正是进行研讨。第一个报告是开场演讲,请王利明教授作起草中的中国民法典侵权法编的主要疑难问题,欢迎。 二、开场讲演:起草中的中国民法典侵权法编的主要疑难问题 王利明教授: 各位专家,各位来宾,我想就侵权法立法中的一点点体会向大家作一个简短的汇报吧。大家知道我们中国民法典的制定是采取分阶段、分步骤制订的方式。在物权法通过之后,摆在我们面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尽快制定并颁布一部侵权责任法。首先,这个名称具体是叫侵权责任法还是侵权行为法也是有不同的看法的,但是我更倾向于认为采用侵权责任法这个名称更好。因为强调侵权行为法更多地是强调为自己行为负责,但是随着侵权法的发展,现在为他人行为负责这样一种形态越来越多,所以,采用侵权行为法很难把很多为他人行为负责包括进去。其次,侵权行为法可能更多地是强调行为人的主观上的过错,但是随着侵权法的发展,公平责任,严格责任越来越重要,所以许多责任形态不宜过多地强调行为人的过错,行为人仍然要承担责任。这样呢,用侵权责任法能够更好地代表这些责任形式。 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侵权法,侵权责任法和物权法,合同法等法律的关系,因为它们都是民法典分则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国家侵权责任法和债法已经发生了分离而单独独立地制定,所以必须处理好与分则其他法律的相互关系。我个人认为在处理这些相互关系时,必须对侵权法有一个正确的定位,或者是要明确侵权法的功能,它到底是干什么的?有哪些特殊的作用?我认为侵权法在我们国家主要是一个救济法,也就是说,它是在权利遭受侵害的情况下,对受害人遭受的损失进行的时候的补救。它不是权利法,所以说涉及到有关权利的区别性问题,应当由物权法,债法,合同法等权利法来进行确定,而债法主要是对绝对权遭受侵害的事后救济,比如说对绝对权,人格权的确认应该由人格权法来规定;对物权的确定应该由物权法来规定了;对知识产权的确定是知识产权法的范畴,不应该在侵权责任法中做出规定。 另一方面,就是要突出侵权法的损害赔偿这样一种救济手段和它的特点,也就是说,侵权法对权利的保护主要是通过损害赔偿这种方式——价值补偿的这样一种方式,对受害人遭受损失进行救济。这样使它与物权法等这些法律在保护方式上区别开来。 第三个问题是侵权法作为一种救济法,也必须处理好与保险法,社会保障法的关系,这些法律也要对事故的损害提供救济,但是它们的救济与侵权法的救济是有区别的。考虑到中国的实际情况,因为据我们了解的德国的情况来看的话,可能在社会保障法等等这些提供救济之后,不需要侵权法再提供救济,但是在中国,因为我们的社会保障法还不是太发达,太健全,保险制度也不是太完善,所以侵权法即使是在这些社会保险等等提供救济后,可能侵权法还是要在一定程度上提供救济。比如说,工伤事故的赔偿,在工伤保险做出来之后可能还常常不够,还需要通过侵权赔偿的方式全面地就受害人进行救济。所以在我们侵权法中要特别处理这两种请求权的关系。两种关系怎么协调好,两者之间的关系是我们迫切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 第四个问题是怎么样处理好一般规定和具体列举的相互关系。我们现在实际上采取的是一般条款,就像我们全国人大提出的草案,专家学者的草案都主张采用一般条款,特别是过错责任的一般条款。但是同时,大家也一致认为要进行一些具体的对侵权行为的列举。但是列举这些特殊的侵权形态,具体要列举多少,列举的侵权责任形态有什么标准,需要列举有什么标准,确实是我们需要考虑的一个重大问题。列举过多,类型化过多的话,我们的侵权责任法写上我想可能五百条或者一千条也不能列举穷尽。我个人建议,应当列举的这些特殊的侵权形态应当是在责任构成要件,举证责任或者损害赔偿方面具有特殊性的这类侵权,如果在这些方面没有特殊性的完全可以用一般条款来涵盖,来适用,不需要进行进一步的列举。有一个问题是涉及到侵权法于道路交通法,产品责任法,环境保护法以及国家赔偿法等等这些特别法的相互关系,怎么处理好这种相互关系也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个人的看法就是凡是这些单行法律已经做出规定的,原则上在我们的侵权责任法上可以不再做出重复规定。但是对于这些特别法中里面规定本身是不完善甚至有漏洞的地方,我认为侵权责任法也有必要再作出规定。比如说像环境侵权在我们的环境保护法中虽然也有规定,但规定很不完善,这是因为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对通过环境侵权损害赔偿来保护环境的重要性认识不够,不太重视用损害赔偿这样一种方式来强化对环境的保护,向受害人提供救济。比如说环境侵权的因果关系的认定,赔偿的范围,有关比如说对生态遭受了破坏,对恢复生态的这种补偿要不要计入损害赔偿?还有受害人能不能仅仅针对环境受到了侵害,他自身没有实际遭受损害而主张赔偿?这些问题都是一些重大的课题,都是需要我们侵权责任法制定中需要注意的问题。 最后是关于损害赔偿的问题,损害赔偿,最近中国一直在对讨论“同命不同价”的问题,确确实实,这个问题需要我们侵权责任法应当高度地重视。这个问题我就不详细论述了。详细的问题在讨论损害赔偿我们重新讨论。这里还有一个小问题就是惩罚性赔偿要不要作为一种赔偿的方式在侵权责任法中规定?许多学者现在强烈地呼吁要引入惩罚性赔偿。我个人认为恐怕不能够把惩罚性赔偿作为一般性原则规定在内,但可以在一些特殊的侵权里,比如说故意伤害,恶意性骚扰等等这些案件中可以考虑规定惩罚性赔偿。由于时间的关系,我就先谈到这里,谢谢大家! 杨立新教授: 谢谢王教授给我们这样一个非常精彩的,美妙的报告。那么下面开始研讨第一个问题,侵权责任法的目标以及与其他法律领域的关联。这个请考茨欧教授来作一个报告,考茨欧教授是奥地利国家科学院欧洲损害赔偿法研究所所长,是欧洲侵权法及保险法研究中心主任。还要补充一下,在去年东莞第一次侵权法研讨会上,考茨欧教授对侵权法的一些精辟的见解都令我们非常的钦佩。 三、23日研讨会 (一)责任赔偿法的目标及其与其他法律领域的关联 考茨欧教授: 首先我在此要非常衷心地感谢人民大学,感谢中方包括德国技术合作公司对我的邀请,邀请我来参加今年的侵权法研讨会,那么,如果让我来谈谈对侵权法的目标这个问题,我首先会认为侵权法的目的、目标所在首先是“衡平,补偿”。这个侵权法的目标在整个欧洲得到了普遍的认可,而且在欧洲的侵权法文献中也得到了确认。而且我们奥地利的立法也是这么看的,奥地利最新的立法建议稿也是确认这一原则。侵权法的目标主要是在于损害赔偿。当然,在这一个大前提和原则下,也存在许多争议的问题,比如说精神损害到底应当怎么看?怎么赔偿?比如说在德国,德国很多年当中主流看法、观点对于精神损害的主要功能和作用是安慰,但是最近一些年,对精神损害同样要予以精神损害赔偿,采取损害赔偿这样一种观点逐渐获得了接受,甚至越来越占上风。侵权法的第二大目标我认为是“预防”。这也为最近这些年比较新的经济方面的分析所证实了。因为对于侵权行为人来说,他知道自己的侵权行为肯定不是自动地给自己带来损害赔偿责任这样一种法律后果,那么这种责任的威胁自然会激励、促使他不要去实施侵权行为。现在,而且逐渐地大部分人也接受了这样一种观点,预防性目标不仅对过失责任非常重要,对危险责任也十分重要。在有些国家的法律体系当中,比如说在我们奥地利的法律体系中,这种预防性的思想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发展成为一种叫做法律延续思想或者叫权利延续思想。这个思想的大体意思是说,如果一项受到侵害的法益,按照一般观念来说是具有价值的,侵害人应当对这项法益在价值方面的损失予以赔偿。那么具体到物来说,一个物因侵害行为而受损或灭失的话,这个损害行为加害人必须对物的客观价值以及物在交易当中的所体现的价值都予以赔偿。同样的,刚才说的这样一种观念、思想可以相应地延伸到对人的损害案件中去。在这样的案件当中,人身受到损害自然就业能力会有所减少,比如说赚钱的能力也会相应减少,这样也应当相应地予以损害赔偿,至于说受害人在受到损害之后,工资是否会减少不再考虑在内,在所不计。这是一种相对来说显得更为主观、更加抽象的思路、思维方式,它对于我们刚才所说到的侵权法的预防功能提供了新的支持。侵权法还有第三项目标是制裁,“制裁”这样一个功能或目标在惩罚性损害赔偿问题上尤其重要。在大陆法系国家中,一般来说都不认可侵权法有惩罚这一功能,认为侵权法中不应该有惩罚性损害赔偿这样的责任,但是在普通法法系国家,情况正好与此相反。他们认为应该有惩罚性损害赔偿这一责任,在欧盟最近出台的“欧洲侵权法原则”文献中并没有接受之一观点。理由是什么呢?理由是这样的,如果某人没有受到相应的损害的话,那么出于惩罚的原因而让他得到相应的赔偿方面的利益是不应当的。接下来我想谈的是侵权法与其他法律领域的关系、关联问题。刚才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