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中德侵权法研讨会现场实录(下)

作者: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07-08-24  浏览次数:336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时间:2007年7月23日-24日 地点:中国人民大学明德法学楼601徐建国际报告厅 一、24日研讨会 (一)第三方的责任 刘凯湘教授主持: 我们今天上午的谈话主要是有两个主题:一个是关于第三方责任的问题,一个是关于多人责任的问题。我们有两位嘉宾来做专题发言。我们首先有请杨森教授来做关于第三方责任的专题发言。 杨森教授主题发言: 我想我就简单的讲一讲,不多讲,这样可以多空出些时间来讨论。第三方责任在这个问题上主要涉及到企业主的责任。 企业主为雇员承担责任。如果企业主是为应该归属于其下属或员工的侵权行为,原则上企业主也要为此承担责任。这样一种责任的必要性主要适用于企业职工直接侵权的情况。 从制度设计上安排这样一种责任的理由是基于如下考虑:如果谁通过雇佣他人作为自己的下属为自己的工作,通过这样的方式,能够极大的扩展自己的行为能力与影响范围,因此也会造成一定的风险,不同程度的威胁到他人。他必须站出来为这些风险承担责任。除此之外,作为企业主针对这种风险可以去投保责任险,相应的他需要承担投保的费用。 刚才的这种思路,即一个人在其所能影响的范围内雇佣他人协助其从事一些事务已经为欧洲法所接受。与此同时,在下列问题上,大家都有广泛一致的看法: 这种责任的基础并不在于企业主和员工之间的工作关系,主要是基于共同性的考虑。某人把自己承担的任务,委托交给他人来完成。在德国法当中,主要是基于企业主是事业的主人,驱动下属完成工作。英国法当中有所不同,更多的是强调企业主与员工之间的雇佣合同关系。从德国法的角度,对于这样单纯功能性的看法也存在不同的怀疑,即单纯从企业主雇佣他人协助其完成工作的角度来确立企业主承担责任可能还不太充分。除此之外,还应当考虑到作为企业在聘用和监督员工的环节上也可能会产生风险。 朱岩副教授: 德国民法典第831条当时规定的是过错责任,要求在选任和监督中雇主具有过错的情况承担责任。但是这个规定是非常失败的,按照现在德国的判例和欧洲侵权法的统一趋势是对雇主责任采取的是无过错责任。所以对于第831条大家是一致批判的,都希望根据判例出现新的规则,规定严格的无过错责任。 杨森教授: 按照欧洲侵权法的规定,现在雇主责任并不在于雇主是否有过错,而是只要雇佣了雇工,如果发生了直接侵害,都要由雇主承担替代责任。只要雇佣了工人,就承担了一定的风险,如果工人在工作中对他人造成了损害,这种损害的后果就要由雇主来承担。这也是欧洲侵权法所规定的基本内容。 对未成年人的侵权责任、公共机构的侵权责任的有一定的特殊情况,在理论上可以让他们自己承担责任。在法国法上,形成了一个判例,对未成年人侵权采取了非常严格的责任,将儿童的活动与其他的危险活动同等对待,这是难以让人信服的。 我就谈到这里,谢谢大家! 刘凯湘教授: 我觉得刚才杨森教授所介绍的这些问题都与我们所关注的问题高紧密相关。除了一般意义上的雇主责任、替代责任以外,《民法通则》还规定了关于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执行职务时致人损害这个条款、关于被监护人致人损害监护人承担责任及相关问题。 张新宝教授: 对第三者责任的问题,是侵权责任法立法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之一。我国已有制度有的和欧洲、德国相同,有的不同。先为德国专家作一个简单的介绍: 第一,关于国家赔偿。从《民法通则》到《国家赔偿法》,将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侵权作为一个独特的类型,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学者建议不要放在侵权责任法中,否则与《国家赔偿法》的关系不清,立法进程会变得非常困难。 第二,有关一般法人的侵权。中国关于法人本质的学说不同于德国,采用法人实在说,不同于法人拟制说。法人有一般的侵权责任能力。法人对其法定代表人和负责人的行为负责被认为是法人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是替代责任。但是法人对其雇员、代理人的行为负责,是替代责任。实质上,在法律上对于雇员的解释,是十分宽泛的,只要他接受我们的指示,围绕我们的利益工作,并不一定需要劳动合同就可能被解释为雇员。雇主承担无过错责任,这与欧洲的发展趋势是一样的。 我的问题是,既然德国的学者认为831条的规定是不好的规定,司法实践中并不适用劳动法上的解除请求权的规定,适用工伤责任,为什么在2002年债法改革却没有得到修改? 第三,还有一个问题,监护人对被监护人的责任,是否随着被监护年龄的增长,归责原则就会不断放宽?比如考虑到监护人的监管力度不同。 杨森教授: 关于为何不修改831条。企业承担责任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机关人员”,承担直接责任;另一种情况是企业为“工作人员”承担“归属责任”。这种区分在德国法中也存在,我个人认为没有必要,但做出这种区分也没坏处。关键是企业要承担无过错责任,因为职工和工作人员违反了企业必须具有的注意义务和谨慎义务。 对于831条,《德国民法典》是百年之前的法律,对于法官造法的余地也更加的宽泛。在今天的德国法中,法官断案时通过审判技术,实际上已经通过《劳动法》回避了民法典第831条的效果。 朱岩副教授: 第831条现在在实践中几乎没有任何意义,法官通过判例创造了一个极其严格的对企业主的组织责任。只要违反了这种高度注意的“组织责任”,就得承担责任。虽然法条中是一种过错规定,但实质上这种严格责任在实践中几乎不可能免责。 尹飞副教授: 是不是对中小企业有其他形式? 杨森教授: 是的 尹飞副教授: 个人呢?比如家庭主人雇佣雇工在家? 杨森教授: 是的,家庭中是“监督责任”。比如你雇佣人扫雪,怠于工作,导致他人受害。 2002年债法改革,主要针对合同法。2002年第二次有关损害赔偿法的改革,主要是针对责任后果的修改,在第49条以下。对侵权法几乎没有涉及,只是涉及到如侵权责任可以对儿童更加严格,对于儿童的故意要承担全部责任。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在政治上还没有足够的动力去改动现在的侵权法。 关于未成年人监护,我个人认为不是替代责任,而是监护人违反自己的监护义务。就监护义务本身来说,的确对于不同年龄的未成年人是不同的。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