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美丽醇静少女心

作者: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2-04-23  浏览次数:793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时光篇章(一)楠儿》小读随感
 
王晓霞
 
我不曾料想:在“亚岁”来临之际这么因缘巧合地登陆省院的网站,点击了这一篇美文章。读着这篇婉约而富有禅意的小文,我思绪的弦不经意间便无尽地延绵了,以至于我有立即握笔挥洒的冲动……
辛卯年的冬节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让人更生时光如此匆匆的感慨。每个人心中也许都会对行将逝去的一年做番盘点,《时光篇章(一)楠儿》想必也是这种心境下的产物。一初始并没有留意作者的名字,但随着我目光的徜徉,心中却是一动:这样的文笔,应该就是出自小莉的手吧?那么熟悉的味道,一如伊当年的温婉。但我没有舍了正在进行的阅读,及至文末,感慨世间有如此相通的心息,我方移了鼠标至文首,不就是伊么?大学毕业16年的舍友。发布的时间正是斯日午后,我竟成了网站上这篇美文的第一读者,我顿作拈花微笑状。
我与小莉,从同所大学同个宿舍走出来,虽进了同一系统工作,毕竟在不同的城市,正是岗位职责家庭义务一肩挑的时候,我们这群“那么铁”的舍友,又都认同君子之交淡如水、长相聚不如长相忆的小知识分子习气,也便是偶隔若干年因“公家”会务方有交集、拨冗聚餐匆匆一场两场罢?却就在这样的境况下,象相约好了似地以文相会。
距离她向我展示“无赖”小儿照片絮叨初为人母的忙乱的那次场景,时光已然划过去几个年头。当年青涩的小“周海媚(港台当年明星)”——那是系友们对小莉的第一观感——已经为人妇人母也当了一点“官”了,唯喜文字里依稀都是当年的旧模样,且喜伊的心灵更为醇静、干净、达观、超然,多了一种安详圆融的韵味。
我不禁想起对百年杨绛的一篇访谈文章,曰杨先生虽是百岁之龄却仍有“少女心”,这便是女子的最臻境界了,大音稀声的杨先生,已然为天下的女子竖起一面镜子:即便容颜渐渐老去,心境却益发美丽。这其实应该是每一位女子最好的“自我修炼”。而在“养心”的历程中,最重要的便应该是懂得放下吧?滚滚红尘,职场丽人,假如我们太在意世俗的得得失失,那么金钱、权力、社会地位……我们要面对多少诱惑啊?与世无争的达观心态,并非轻飘飘的一个词儿谁都可以做到,如果没有富足的精神底蕴和青葱纯净的心境,便躲不过世俗幻象的炼烤和煎熬。所以当代“百年杨绛”仅得一个,历数中华三千年史怕也是少而又少。当然需要顺便提及的是,与世无争并非允许和容忍藏污纳垢,路见不平当鸣则鸣考验的是知识分子的良知和骨气。
我们可以没有杨先生的智慧和成就——因为这毕竟与一个人的天资秉质、后天的修为、机遇的垂青、环境的熏陶、环境的磨炼等诸多因素密切相关——但我们却可以努力修养我们的“少女心”。很欢喜我的这位旧日舍友,伊的文字正散发着滋养少女心的缕缕芝兰幽香,启发和引导我有了上述的一点点冥想,并让我思忆起近在身边或远在天涯那三三两两以“修心”为乐的女友们,愿她们安好。
若是有人愿意认同我的这些“痴话”,最好;不然就嗤一声“纯属无病呻吟,浪费时间”,也好。
 
于2011年12月21日冬节将临
来源:龙湖法院 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