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纷飞

作者: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2-05-07  浏览次数:636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市中级人民法院    陈纯

立春已过,草长莺啭,姹紫嫣红。柳丝遍披绿叶,桃花、茶花、小紫荆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可是,它却没有动静,只有光秃秃的枝条戳向天空。
每天上班下班,我都要从梨树跟前走过,留意它的模样,有些不解,有点疑惑。不是说“梨花淡白柳深青”吗?莫非这梨树还感觉不到春的气息,或许是我的记忆出错,它根本就不是梨树。纠结之余,希望和失望同时升起,我不知道哪一个会跌落。
终于,在一个“回南天”的早晨,雾气缭绕中,它的树枝开始泛着嫩绿的色泽。凭直觉,我意识到是叶子在发芽。又过了几天,它的枝身覆盖了许多白色圆状物,那是花苞在生长。
经过一个周末,周一的早晨,梨花悄然开放。欣喜过后,我细看它的花朵,每片花瓣都极其精致,由根部到花尖,颜色逐渐从粉色转为白色。五片小巧玲珑的花瓣组成花冠,轻盈地挂在枝条上。微风过处叶动,响声悦耳,缕缕清香弥漫,蜂蝶翩跹,让人联想起陆游的诗句“粉淡香清自一家,未容桃李占年华”。            
时间在忙碌中流逝,受“倒春寒”影响,气温急速下降。仿佛就在一夜间,风雨夹击下的梨花,抖落寒峭,撇下枝叶,飘撒草丛间、小径旁、水沟畔。
我禁不住蹲在树下察看落花,除了细碎的花瓣,竟然还有不少是完整的花朵。雨水打湿了花瓣,似露珠,似眼泪。那一地的落英,教人联想起《红楼梦》里的《葬花词》。                                                        
倘若说花也有生与死,那么梨花的掉落正是一次壮丽的谢幕。林黛玉因为怜花而葬花,梨花则早就为自己定下了归期。它不愿在枝头待至枯萎,于是毅然选择离去,或随水漂流,或化作花泥,只为了保持往昔的优雅与素丽。
长时间的等待没有落空,我毕竟看到了“质本洁来还洁去”的梨花。虽然这只是持续不长的景象,虽然梨花很快便会陆续凋零,但是正如沙漠中的胡杨,倒而不朽,又有谁能断定它是生还是死。
与其说我是在期待花开,不如说我是在等待花谢。也许,梨花在生死间的那一阵纷飞,就是它最美一刻的显现。我只能站在梨花树下,等待来年再一次的盛放,再一次的落英缤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