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改革中的理想坚守——一个青年法官的法治信仰

作者:中院2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7-05-17  浏览次数:935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汕头中院  沈士栋

接到院政治处这个写作任务的时候,我正在埋头写文书,先将通知放在一边,继续埋头苦干,直到华灯初上,走在回家的路上,迎着这海滨城市冬季湿冷的风,我才从案情中抽出思绪。

突然想起200多年前英国大文豪狄更斯一段悖论式名言:“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我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我们面前一无所有”。似乎正是为我们这些青年法官所作。是的,十八界三中全会掀起了司法改革的新篇章,人民法院四五改革纲要也已新鲜出炉,具体制度试点已在一些省市法院相继铺开,而我们恰好就是试点之一。司改已经谈论了快一年了,大家都知道问题在哪里,但又确实无能为力。

对于我们年轻法官来说,这次改革的法官员额是关系到切身利益的问题,很多助理审判员甚至是年轻的审判员都担心会被“就地卧倒”,划到员额之外,继续承担繁琐和机械化的书记员工作(虽然在有些法院,法官兼任记录工作的情况还是存在)。该怀疑?还是坚守理想?都说怀疑和理想是一对孪生兄弟,理想之所以成为理想,是被充分怀疑之后,被验证为真。越是怀疑的时代,越能彰显理想的弥足珍贵;越是困难的时期,越能考验我们这一代青年法官的意志。确实也是这样,今年,我们看到许多同志或高调或安静的离开,人心思动,而随着最近周碧华法官永远的离去,大家的情感再次爆发,是啊!“拿着卖白菜的工资,顶着卖白粉的风险”。何必呢?我们该如何抉择?留下来的我们该如何坚守自己的法治信仰?

第一个层次,就是无论怎么改革,我们都要信仰法律。法官只服务于法律,坚守法律的底线,这里的法律是法律条文,是冷冰冰的,一条红线划下去,不能突破就是不能突破。因为在一个欠缺职业保障的国度,法官其实不是一个高尚职业,而是一个高危职业,而此时唯一能够保护我们自己的只有法律。想想莫兆军法官的案例,就会知道对于我们法官而言,最终能够成为我们护身符的还是只有法律。

    第二个层次,就是我们不能迷信法律,要手里有法条,心中留正义。读书的时候,老师一定都有讲过自然法和实证法的区别。法条是冷冰冰的,是人为理性的,加上法律本身的滞后性,我们在司法实践中往往会发现作为裁判依据的法律可能是“恶法”。但是作为法官,必须是实证的,“恶法”也是我们必须要适用的。这个时候,就要做到心中留正义,在不突破法律的情况下,运用自己的智慧,去化解“恶法”所带来的“恶果”,把恶的影响降到最低,这才是正在考验法官的地方。

当然,这些是成为办案法官之后该考虑的,如果“就地卧倒”,成为助理(承担书记员工作),那就不用操这个心了。从网上看到一句话,共勉之“这一站也许是司法的寒冬,但下一站必将是法治的春天。明天也许不属于我们,后天也许也不属于我们,但未来总有一天属于法治。至于今天,我们唯一能够做的便是不能迷失信仰,因为我们所站立的地方便是我们的司法,我们怎么样,司法便怎么样,我们光明,司法便不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