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平常,自非凡

作者:中院2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7-05-17  浏览次数:487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汕头龙湖区人民法院  纪 冰

 

说到法官这个职业,有人认为,“当前法院案子多,事情杂,法官工作辛苦,待遇差,社会形象也不怎么好,法官不是什么好职业”;也有人认为,“法院是个好单位,油水足,当法官好,堂上一坐,法槌一敲,好不威风”。这或许是现世对法官职业两种极端的功利性评价,我想每个法官都可能听到过上述类似的言辞,当时的反应不外乎一笑了之,亦或愤然驳之,事后细想,忿忿不平者有,心安理得者有,忿忿不平而后心安理得者亦有。其实,不管外界评价如何,法官心里总有杆秤,度量着法官这个职业的成败得失、荣辱兴衰。而作为一名基层法院的青年法官,今天我只想谈谈在司法改革浪潮中自己的法官理想。

像我这样80后的青年法官,对于法官这一职业的了解大多源于英美电影中的法官形象,那种高高在上、博学睿智、温文尔雅的法官形象已深入我的脑海。因此,当我走出校园考进法院的时候压根就没想到会把法官职业当成一个升官发财的职业,因为我内心深处很清楚法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官,而想着成为博学睿智群体中的一员,甚至幻想着成为法律中的“国王”。随着工作时间的增长,我却深刻地体会到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也明显地意识到现阶段法官职业工资收入低、晋升空间小、工作压力大、职业风险高等等弊端。去年,当中央推进司法改革的大风吹起时,各地法院法官却纷纷辞职的消息甚嚣尘上,在网络上对于法官职业的去留也是哀鸿一片。为此,我也常常在想,我的法官理想将何去何从?跟风辞职干律师适合我吗?还是且行且观望呢?这种感觉一点也不亚于青春的躁动,常常惊醒梦中人。当然,世间所有的选择,到最后其实就是五个字——你想要什么?扪心自问,我只想说……

我想要安稳的生活。这并不是等于说我就是个不思进取、随波逐流的人,这样的选择只是个人性格的问题。毕竟,律师行业相对来说参差不齐,上通天、下接地,也少了法院各种条条框框的束缚,看不到发展的天花板在哪里,这种有挑战性和未知性的状态对于很多天生就具有挑战性格的人来说莫过于鱼入大海、鸟归天空般的舒畅。但是对于像我这种性格相对温和、不太喜欢冲锋陷阵的人来说,律师行业不一定适合我,我倒是想在拥有基本物质保障的基础上,静下心来学习,像西方的法官一样,成为博学睿智、温文尔雅之人。我知道,这样的选择很可能会让我以后难以像选择了从事律师职业的同学一样拥有丰厚的物质条件,但人生的成就与充实并不仅仅只有物质条件这单一的评判指标。个中辛苦或幸福,只能谁走谁知道了。

我想要法官的尊荣感。为此,我先试举一则例子。在美国,医生和法官、教师都很受人尊重,其中,对于医生的选任极其严格。一名有志于从事医生职业的人,不仅仅要通过各种难度极高的笔试,更重要的是还要通过一个专门选拔医生的评审委员会的面试。面试的内容除了考核专业知识外,还要让评审委员会的人能感受到你是适合当医生的人。如何感受?标准其实也就是跟我们俗话说的一样,相由心生。因为他们认为一个好的医生,除了有极高的专业知识之外,还要有一颗慈爱之心,而常有慈爱之心的人会通过其面相表现出来,说到底这些评审委员会的人早已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同理,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当法官。既然我听从于内心继续追寻法官职业的声音,那我何不多一点耐心,沉下心来,不断夯实自己的专业基础,也不断提高自己的职业修养,让自己更具备当法官的气质。当然,任何改革都有阵痛期,不可能一蹴而就。今天,工资收入低、晋升空间小、工作压力大、职业风险高等成为“杀死”很多人法官理想的原因,但我认为这并不是最根本的原因,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审理者常常无法裁判而沦为司法流水线上的“劳工”,亦即法官尊荣感的缺失才是导致法官队伍人员流失的根本原因;明天,工资收入可能略有提升、晋升空间可能稍微开阔、工作压力可能逐渐减小、职业风险可能降低,但今天艰难的改革也可能让审理者在明天能遵循内心的判断并结合法律的思维独立地做出公平正义的裁决。因此,我对改革要有耐心,不能一味地“闻改色变”,从而不遵循内心的选择而轻易地随波逐流。

我要做职业上的饱学之士。一个刚从校园出来就走上审判岗位的年轻人严格上难以称为法官,因为他们正处于将书本中的法律知识与现实生活中出现的实际问题进行对接、消化阶段,故更合适的称呼应该是法律工作者。而我理想中的法官应该是具备丰富的人生阅历以及对社会现实深刻理解的饱学之士,但如何成为饱学之士呢?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从书中学来的只能是知识,而智慧的形成却需要时间的沉淀。法官职业不仅需要知识的积累,更需要经验的积累。“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这是每一位法律人熟知的格言。社会生活与社会交往是复杂的,呈现在法官面前的每一个案件都是社会现实的一面反光镜,更多的时候,法官需要借助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对社会现实的深刻理解去剖析,以探求案件的来龙去脉,去伪存真,并在此基础上作出判断,形成法律真实。经验来自于法官的个人生活与社会交往,比如走入婚姻生活几十年的老法官办理婚姻家庭类案件时,往往能对当事人的想法表示理解,迅速找到案件切入点,抓住主要矛盾,解决纠纷;而未婚的年轻法官,由于涉世未深,更由于缺乏对婚姻和家庭深刻的认识,办理此类案件自然会逊色不少。经验也来自于工作中业务上的不断积累,法官对于所接触的每一起案件,都会在脑海中留下印象,当案件数量到了一定程度时,大脑中将会形成一个“案例数据库”,在将来遇到某个似曾相似的案件时,法官会找出既往案例进行比较,以帮助处理当前的案件。这个“数据库”的利用效果会非常好,利用率也非常之高,而且具有法官自己的个性。因此,我并不像网络上很多年轻法官那样过于担心司改中的法官员额制问题,相反,我觉得这是一个走上法官职业化道路上的缓冲期,就像以前很多助理审判员都是从书记员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一样,通过用心的学习与积累,等到一旦走上审判岗位,则各种程序规定熟稔于心、各种危机处理应对自如、各种裁判文书的写作驾轻就熟。

总之,每一个职业都有它自身的成才规律,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刚入行者均必须经过漫长的学习与积累方得有机会走向前台。就是天才如足球运动中的梅西,也得在前辈的光环下学习并耐心地寻觅上场的良机才能在巴塞罗那俱乐部乃至世界杯的舞台迎来自己辉煌的时代,而平凡的我难道不更应该沉下心来好好学习、好好积累,以平常心守望自己未来可能非凡的职业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