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的页子

作者:中院2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7-05-17  浏览次数:1204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刘  彤

我的女儿今天过生日, 13周岁的生日。这一个生日从一开始就透出了不同寻常。

首先,她在三天前“很不象样”地过了她这一辈子最后一个“六一”节。作为“最后”,意味着和某某什么的从此天涯了。诀别的气氛,一般都需要来一个特别的仪式,作为下次轮回时相认的凭据。但是,这一次,她没有得到任何礼物作为给“最后”的献祭。而且,那天,她们学校竟然还照常上课,一点都没有给她们感慨的机会,害得她和同学们“强说愁”的小眼泪都没有挥洒的时机。

接着,她将愤愤不平带回家里发酵,以至于在晚饭的时候,她有点没了胃口,怅然若失地沉默着。若你问她,是什么东西不见了,或者是什么东西偷偷地在她心口上抓挠,具体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但是,显然她觉得隐约中有些东西已经在迫不得已地改变了。当然,那青涩毕竟还只是刚刚开始,刚刚才触碰到,慌乱之间,你看,她还是噘着小嘴,还是有点小依赖地想要在我的目光里找寻在这个节日里曾经熟悉的味道。

其实,在我看来,“六一”这节日,倒不是在前几天才离开她的,或者是在更早的时候她就对之不待见了。因为,她在一年前的时候,就已得意洋洋:“再见啦红领巾,姐不再被你纠缠了哦”;在半年前就对我宣布了进入其房间“要先敲门”、“未经许可不准乱翻她的书包、抽屉,尤其是有加锁的笔记本”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在一个月前就很“老成”地对表弟表妹们说,“看看看看,不就是小学毕业考嘛,紧张个啥,一个小经历而已,要学姐的淡定哦”,等等。

在圣埃克苏佩里的《小王子》里,玫瑰花对忧郁的小王子说“要是想结识蝴蝶,经不起两三只毛毛虫是不行的”。每个人的人生着色,正是从告别未辩五色的灰白童年开始的。而每一页彩色的页子,也总是从忽然间一脚踩到青春的门槛时那仓惶的第一笔逐渐渲染出来的。

女儿,我的小姑娘,在一手挥别了“六一”时,你的另一只手却已是拽到了青春的引信了。今年的春天,已经是一个涩涩的成长季节了,是时候学会悄悄告别,学会不随便抛洒眼泪,学会擦亮眼眸,迎接各种颜色爆炸式生长的日子了。

你看,窗外,有一只怯怯的小彩蝶,在抖落翅膀上的湿润,努力地伸展着长成的关节,正要飞向无边无际的蔚蓝……